李末。

叫李未。
海盐味汽水。
嘴巴会吐泡泡,满口胡话。🎶
叶吹。是职业的。

【韩叶】校园杂记。


  “我将会潜移默化入你的生命。

李末。著。
新文手。眼神暗示。
—————————————————————

  数学试卷发下来了。
  韩文清从路过身边发卷的同学臂上看见了晃晃悠悠的半截写有自己大名的的卷子,伸手拿过,翻面略略一看。不是满分。分数边标在小红圈里面的数字2是班排。认真审视了反面的大题后深深叹气,因为写的时候操之过急而漏了一步重点——这样的错误往往是他所不能够容忍的。偏过身子抬臂,准备从挂在桌边的书袋中抽出错题本,一抬眼正对上一副笑意盈盈的眸子。
  坐在前面的少年正和他同侧偏坐,弯下腰将手臂撑在膝盖上,认真注视着他。

  “干什么。”
  叶修抿嘴嘿嘿一笑,随着韩文清直起的身子挺直了腰背,转过身来跨坐在凳子上,“我这不是关心老韩同志的学习情况嘛。”他把脸埋在臂弯里,一只手扒着韩文清的桌子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时不时忽闪下眼睛仿佛人畜无害。韩文清盯了两秒,随即摊开本子低下头。一手掠过笔比对试卷开始抄写几何错题。
  “我要整理错题了。”
  叶修大大咧咧一笑,也不管韩文清怎么看,伸出手拍拍眼前认真做功课人的肩头,有些惋惜地安慰:“没事儿,老韩。咱们这次是暂时失利,马失前蹄。谁还不知道你韩文清的实力呢。”
  “我看你就不知道。”他微微一抬眼,又立刻回下头去。
  “我这个满分…哈哈,说笑了,也就随手做的,没什么好提。”叶修似乎是不甚在意地摆摆手,脸上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眉角温顺地垂下,眼睛半眯。
“我这赢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下次加油哈。”
  我赢你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韩文清心里默默反驳着,却是不再接下话,只顾手中的解题过程。

  韩文清的脑海时常会在做题的时候浮现出一张慵懒的脸。他一度认为是自己太讨厌这个人了——叶修每次都打扰他做题。在解到关键地方的时候突然从脑中蹦出来,弯弯嘴角问他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叶修在食堂吃的都是些杂货,不怎么喜欢吃蔬菜。他甜食吃的好像也并不多,量很少。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开学典礼上。他和那个少年都是以全市第一的身份走进这所校园的。在仪式上的新生代表发言,他和叶修并排站着。那家伙连领带都打不整齐,说话懒懒散散尾音庸散,像只小憩不够的猫科动物。听说本来叶修是不想发言的,让那位韩同学独占鳌头,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韩文清每次想到这件事总会眉头一皱。这是一个不大好的印象,让叶修这个名字很清楚的进入了他的记忆里。说不出是什么地方,但是他就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被这个叶同学谦让。

  第一次迈进班级的前门,一眼看见坐在自己座位前的那个少年像只猫一样耷拉着脑袋趴在桌上。他吐息均匀,脊背缓慢的起伏着。不知道是昨晚没有睡好的原因吗,报道这天的早晨居然倒头就睡——韩文清轻哼一声。绕过两大组走到自己的位置。肩膀一松放下书包。正准备掏书时前面人摇摇晃晃抬起了脑袋,高举起手半转过身。
  “哟。是韩文清同学吧。你好你好。”
  韩文清一愣。手上动作一滞。回以点头:“叶修?”
  他大幅度弯起嘴角,从唇缝间漏出了几声笑。“谢谢老韩同学记得我的名字——虽然一点都不难记。” 

  叶修偏着脑袋,无所事事的撑在桌子上对着黑板发呆。后座的韩文清从他歪头让出的空隙间清楚的看见板上密密麻麻的数学题。手上抄题动作一顿,目光不自觉瞟向那个噘着上唇注视着黑板但手上却无任何动作的人。做完了?但他连草稿本都没有拿出来。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显然也将眼光投到这个开小差的少年身上,清咳一声。“叶修,做完了?”
  他伸出一只手,朝老师摆摆。
  “没写完还不赶紧写?就你一个人在发呆。同样是高分,后座的韩文清同学也在认真的计算。你每天都和他这样差两题,到时候你和他要差多少分?”
  叶修一手搭在韩文清桌上,整个人倚着椅背。听闻只是哈哈一笑,连连摆手:“我哪儿敢不做题嘛。我的意思是,这么些时间,我想出来了——”再度伸出手冲老师晃晃。“五种解法。”不等老师反应过来兀自从座位上跳起,一手掂起粉笔在黑板上的几何模型中下点了一条虚线。“看,这条辅助线就是第一个机会。”
  韩文清只有四种解法。他先是讶异,随即很认真的跟着叶修的思路在重新过一遍解题。叶修的右手臂上,白衬衫袖高高挽起,白皙的手腕随着修长指尖的跃动而翻转。像是在舞台上跟着闪光灯而飞舞。不自觉的目光就被叶同学的手腕带飞,再回过神的时候三种解法已过。讲台上的叶修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目光凝到后排的韩文清身上。勾唇一笑:“老韩啊,要不你来试试?”
  韩文清是高出了叶修一个头,一从位置上站起来就有一股魄压无形而生。他缓缓走上去,看着叶修嬉皮笑脸的样子,一手抓住他的手腕,指尖轻摩挲过手心的软肉,另一只手掠过捏在手指间的粉笔。韩文清走这么近才看明白,叶同学的手骨节分明。他侧过身,叶修很默契的往旁边一跳,把讲台上的位置悉数让给他。深吸一口气,在黑板上圈点起来。
“把这一部分带入模型,然后可以看出…”
  窗帘和微风一同摆动。黑板上粉笔点过的声音和同学们做笔记的声音,还有讲题目的声音,都很清楚的化成场景偷偷钻进每个人的脑海里。

  “老韩,不错嘛。”
“闭嘴。”

  叶修其实有那么一点儿羡慕韩文清运动神经发达。
  从小就是宅在家里不喜欢出去运动的家伙。叶修有些微胖,但是外表看不出来,他不擅长各种球类,包括跑步跳远仰卧起坐。他一做平板支撑不过几秒就会软趴趴的磕在垫子上。叶修自称是“以脑力称霸”。
  话虽如此,他还是经常出现在学校的体育馆。手上会拿着一罐矿泉水和一叠折好的白色毛巾。他会游离在篮球场外,从来不去观众席安安静静的看韩文清打球。
  “老韩,你不行啊。”
  “嘿,这不是还没老呢吗,这球不错啊。”
  “啧啧,这汗出的,你在夏天可别憋坏了。” 
  一次自顾自在场外逼逼叨叨,没注意场上飞出来的球,转身的时候肩膀被砸到的叶修,遭到了韩文清的白眼。后者拿过毛巾在脸上擦拭汗水,一手将球传回了场上。
  “怎么,累了不打了?”
  “白痴。”韩文清接过水,把毛巾挂在肩上,腾出手在叶修肩头不轻不重的按按。“痛不痛。”  “瞧你这说的。哥哪儿有那么娇弱。”叶修摆摆手,打个哈哈。
“咋地,还要出医药费帮我截肢吗。老韩你是不是心疼我啊。”
  就知道耍嘴上功夫。韩文清瞪了他一眼。抬手撩起叶修的宽袖,被砸到的地方有些发红。
  “刚才打球那朋友,手劲比较大。”
  “听你这语气,是不是受过些苦头啊。”
    二话不说拉着叶修往体育馆外走。
“我带你去敷点冷水。会肿。”
   叶修先是被拉着踉跄几步,随后快步跟上,很乖的跟在后面。

    第三次的月考。韩文清和叶修差了零点五分。  因为物理一道题目,批卷老师认为韩文清答得不够标准。于是扣留下了零点五分。
  总分排名一出来后,叶修颇为抱歉的凑到韩文清身边,把头搁在坐着的他的肩膀上,弯下腰研究那道让韩文清脱离第一宝座的题目。
  “其实这道题目不扣分也可以。…已经把结论表达清楚了。”  韩文清的手顺着贴在他头边的家伙上抬,反手拍在叶修脑门上。
“不管怎么说,这次我的分数比你低。”
   叶修无奈:“我这是实话,而且给你台阶你又不要。或许我这次是运气好遇着了宽宏大量的老师改分呢。”
“运气不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下次我会没有瑕疵的打败你。”
  叶修一愣,随即低低笑起来,韩文清感受到了身边人的小幅度抖动。
“老韩。是个血性汉子。不错,我欣赏你。”
  他直起腰,郑重其事地拍拍韩文清的肩膀。
“革命还在继续,同志仍需努力。”

  韩文清深深的感觉到了叶修是一块磁铁。本来应该是同级相斥,但是他似乎安反了级。他现在正在不可抑制的向叶修这个中心划去。睡觉时阖上眼眸,第一个蹦出来的影像,不是叶修上课睡觉,就是叶修中午扒饭。他很烦。他觉得叶修这个家伙是个干扰。韩文清已经不能阻止叶修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了——虽然他应该是自愿而且有些悸动的。韩文清愈加坚定的感觉到,他不应该坐以待毙。这不像是韩文清这种人会做出来的事情。

  每月一次的体育测对于叶修来说就是炼狱场。那种一掉下去就会被岩浆咕嘟咕嘟吞没的恐怖。然而在这种环境下韩文清就像是自带了RMB玩家才会有的那种翅膀,就坐在上边轻轻松松的跨过一道道门槛。
  叶修是真的害怕三千米长跑。逆着风就像是掉进了海洋一般,海水一波一波的往身上涌,口干舌燥。他几乎不敢咽气,他害怕自己的喉咙知道口腔里已经不在湿润而开始剧烈的咳嗽。两只脚空洞而又无力的在操场上奔跑,每一步都很小,远处的重点似乎在时间的推移下越来越远。这时,在操场上的叶修和考场上的不一样。他不是王者,而是瑟瑟发抖无助的小猫。
  还有最后一圈。
  叶修无意识地抬抬头,韩文清已经在终点了。身旁还有几个同学开始加速,但是眼前的景物有一些模糊,像是标清视频的低端像素让人不是很舒服。他努力的让自己的手臂摆起来,明明每天都有在老韩的督促下锻炼的…靠,根本没有效果啊。内心多样的话语轮流喷涌而出,但是整个人在蜗牛般的前进速度下早就疲惫不堪。
  韩文清从终点奔来,跑过宽广的草坪。脚步下踩出的沙沙声。
  “叶修!” 很清晰的传进耳朵的声音,叶修的余光里闯进了一个身影。他转过头,冲着人抿嘴一笑:“老韩,我跑不动啦。”
  “别说话。跑。”

  韩文清陪在叶修的身边,几乎是走着度过了剩下的两百米。死撑着腿,埋下头剧烈的咳嗽。想要迈开腿去拿放在一边的水杯,腿却不争气的一软。叶修几乎要倒下去。
  他腾空了。
  韩文清一手搂着叶修的后背,一手托着膝盖下面,将人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叶修的头一边歪斜下去,靠着韩文清的胸膛,里面的心跳和他的呼吸匀称的打着节奏,起起伏伏的深呼吸,他有些困乏的阖上了眼睛。
  手臂间的少年温顺的休息着,有一瞬不真实感倾然灌入韩文清的脑海。叶修被汗浸湿的白衬衫贴在他的手上,湿漉漉的热感告诉韩文清这一切都是正在发生的。空气开始微微燥热,酝酿着在空中爆发的花蕾将情愫悉数吐出。氧气开始缓缓流动,夏天的蝉鸣回荡在温热的世界。
  韩文清就这样抱着叶修,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了阴凉处放下人。他把叶修的头向自己这边拢了拢,乖巧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拿起身边的水杯浸湿了毛巾,轻轻擦拭在叶修的脸上。原本温润的嘴唇已经因为干燥而起皮。他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脸。
  “醒了。别打。”叶修半睁眼举起双手投降。使劲儿眨眼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你剧烈运动完之后想睡觉?”韩文清一脸不可置信。
  “我只是有点累嘛。”叶修不服气一眼瞪回去,“我觉得没什么毛病。”
“昨晚通宵打游戏?”
  “真没有。”
  “通宵复习?”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勤奋了——”
  “我以为你晕过去了。”
“是不是让文清大大非常担心啊——臣知错咯。”
  “嗯。”
  叶修恍惚。眼前的人迎着渐渐缓和的阳光,脸上有些许的柔和。

  叶修觉得韩文清可能喜欢自己。但是他又不敢确定。
  他觉得自己有点自恋。韩文清——是不可能的。对,老韩这种人当然应该去宠可爱娇小的美女,和我一个爷们儿叽叽咕咕什么呢。就是这样。  但是叶修还是很心慌。他老是觉得韩文清看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有好多话。
  于是叶修纠结了很久。最后他发现,不是韩文清喜欢自己,是自己有点喜欢韩文清。
  我靠。他很郁闷的把头埋进了臂弯里。

  半夜约出去进行天文活动的两人选择在山脚见面。叶修带着一部分器材,韩文清带了一部分。山顶上面是绝佳的观景处,但是没有偷懒的路径可以走,所以叶修为了交天文观测报告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爬山。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沉默的低头向前走。
  拨开几层树叶,山顶的空间不大但是很平坦,四周安静的出奇,天上的星星只是闪,不发出一丝声音。叶修放下背包,半跪在草坪上开始一一拿出器材。
  “来来来,把零件组装起来。现在这么晚了赶紧看完收工走人。”
  想明白之后的叶修总感觉不是很能直面和韩文清的相处,现在他只想糊弄糊弄水过之前应下的观星邀请。
  “不急。”韩文清慢条斯理的放下他的包。

  摆正了天文望远镜,叶修颇为不满的撇撇嘴:“你不是说今晚很适合观测吗。这黑不溜秋的。…”韩文清瞥了眼,不经心随口:“大概是失误了。”
  “不好。”叶修认真的摇摇头,转过身子盘腿对着韩文清煞有介事道,“你不严谨。”

    韩文清眼对眼看着叶修。倾身向前捧上叶修的脸,蜻蜓点水的一掠他的唇。
“这下严谨吗。”
    叶修半晌才反应过来。耳根的红色蔓延上来,脸庞有些发麻。

  “韩文清…???”
  “叶修同学。有没有想过在一起。”
  叶修抿嘴望天。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好。韩文清心底笑意满堂。他伸手揽过叶修,死死扣押在自己的怀抱里面。叶修攀着韩文清的肩膀,搂住了他的脖颈。天空仍旧漆黑如幕。一两颗小星星在执着的闪烁在云层间。

  “叶修。你是很重要的人。”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