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末。

叫李未。
海盐味汽水。
嘴巴会吐泡泡,满口胡话。🎶
叶吹。是职业的。

【all叶】兼职是孟婆。②

不乱写就不是自己系列。韩文清篇。
纯粹喜欢甜的。李末。著。
——————————————————————

  就和眼前的人大眼瞪小眼。持续着拉锯战有几十秒了。
  叶修靠在灶头,对面高大的男子倚着桥墩。他抱臂,冷漠的眼神看着叶修浑身不舒服。

  咳…嗯。叶修清了清嗓子,打破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沉寂。
  “你怎么来了?有啥想不开了要来喝我的汤啊。”
  韩文清没有动作,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着眼前的孟婆。“怎么穿成这样?”
  一身布袍长裙。叶修挺尴尬的圆场。这是画风需要。
  “我不喝汤。我来看你。”韩文清站直了,垂下双手迈开几步,拉近了和人的距离。
  “什么?”
  “回答你刚才的问题。”韩文清伸出手一巴掌拍在叶修的脑门,前后晃晃把碎发揉乱了。

  全天下没有人不知道斗神和拳圣的鼎鼎大名。
  嘉世的叶秋是持着战矛奔驰在沙场的一抹光影。而霸图的韩文清则是用震慑天地的力量在疆场上威风扬扬。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人是绝对能力的存在,当然谁也知道——霸图和嘉世是誓不两立的对立面。
  他们经常打架。刚开始是惊天动地的大消息,很多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观战。但后来这种石破天惊的消息就像蹦出了太多孙悟空似的,在百姓眼里毫无新意。说是两国之战,倒不如是纷纷扬扬的沙尘为斗神和拳圣一战作点缀。其他的士兵们大概只是为这场战斗凑个人数,瘙痒也不怎么够格。

  但是叶秋和韩文清可是认真的。
  两人互相下战书约战,礼尚往来——你一份,我一份。这次你赢,下次我赢。这样的武力交流已经陪伴他们俩的情谊走过几年的时间了。
 

  在擂台上第一眼看到,韩文清就确定了对头那边那个懒散没有干劲的家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台下的群众几乎大多在为自己叫好——毕竟外表一眼看来,差距明显无疑。随着擂鼓的敲响,少年身形一晃,斜地里冲刺出的场景在韩文清的脑海中停滞了数年。他和叶秋打过很多次,但是每次的开场都不一样。选择高高跃起,侧边周旋或是后撤。但这个压身刺出的样子,是韩文清最喜欢的。像是一把利刃,黑光发亮,割破了空气朝对手刺去。那个时候叶秋身上的气魄是最为性感的。
  “叶秋。你平时这副样子和你上了战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怎样,有没有放松对我的警惕啊——”少年叼着草根,对着韩文清咧开嘴一笑。

  叶秋不大有一个名震天下的英雄的样子。
  有时候懒洋洋的趴靠在石凳上和你聊天,他会摸出根树杈偷偷伸手搞偷袭。面对韩文清,他喜欢用树枝戳背,但是经常犯罪未遂被逮住暴打一顿。于是韩文清就会黑着脸看在地上完好无损却满地打滚碰瓷的家伙。眼泪汪汪的问自己为什么这么没有人性。
  他喜欢耍无赖,和别人打霸王赌。他还喜欢装弱小然后扮小猪吃大猪。当然,这些他不大敢在韩文清身上用。韩文清是大老虎了。
  把脏手摁在韩文清的袍子上,叶秋经常调侃:“拳圣大大身上有我的盖章印。”

  百姓们都知道叶秋和韩文清是几年的死对头,认为叶秋这样耍小流氓,和韩文清大度的不予叶秋计较比起来,真是太令人唾弃了。叶秋是不甚在意的,但是韩文清不是很舒坦。

  在叶秋成为孟婆之前,和韩文清的最后一战,叶秋宣布退役。他说:“我打不动啦。老了。”
于是他们约在第一次见面的擂台上。四周来观看的人很多很多,围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举起拳头在叫嚣着,呐喊助威。声音很杂,听不出是给韩文清的援声高还是叶秋。
  韩文清扎起了红色的头带。叶秋披上了黑色的战衣。
  “嘿。老韩下午好。”
  “退役?”
  “对。”
  “那这最后一战,我会让你永远记住我。”
  叶秋不甚在意的笑笑,身形一晃,重心压了下去脚步一蹬冲刺出去。韩文清一愣,以一脚为轴绕身避过。叶秋紧跟着一转方向,手臂一身抓住了韩文清的臂弯,绕下闪到身后。韩文清猛地后转出拳,叶秋左避格挡了右手劈向对方腹部。堪堪避过一拳一掌格挡消化了去,已是些时候,但两人依然不可开交的在擂台上比试。周围的群众看着大多有些倦了,纷纷散开离去。叶秋分开心思一瞥四周。
  “你看,我们打了这么久,观众都嫌烦了。”
  “我是因为你才出拳,不是因为他们。”
  叶秋一怔,勾勾嘴角偏头躲了攻击,笑着打趣:“挺会说话的啊老韩。和我呆久了有些进步。”
  回应他的是冲上肩膀的拳头。
  “唉。”叶秋后退几步酝酿出叹息。“当初就不该上这个擂台。本来我可以去过的更休闲。”
  韩文清两步一追,抓住人肩头脚下一扫放倒。倾身压上,两手撑在身下人头侧。“你说什么?”
  叶秋注目着放大的老对手有些微怒的脸。“我说,老韩,遇见你挺不错的。”

  “我现在作为孟婆可是很忙的。”叶修站在灶头边,拿过碗碟冲洗。“每天都会有一些要喝汤的孩子来,不仅麻烦我煮汤,还要给我灌输忧伤的故事。摆出一副‘我特别惨’的样子求安慰。”他眨眨眼。
  “我不觉得你是个会安慰人的料。”韩文清叉腰在一边看着叶修忙碌,出言道。
  “对啊。但是没关系。”叶修转过头来看着韩文清,“面对老韩的话,不需要安慰。”
  他凑上了脸嘟了嘟嘴,然后笑着收起了撅嘴样。“一个啾应该就解决了。一个不够,就两个。”

  “从斗神变成孟婆。叶秋,你看看你的变化。”
  “从拳圣到探班小哥,韩文清,你看看你现在对一个辛苦的劳动人民恶言相向。”叶修痛心疾首。“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突然,叶修的脸被一只手捧住向左一搂,直接覆上来的唇让他有些惊愕。两人间的味道是很熟悉而又怀恋的感觉,足以拉开思绪,偏飞回很久以前的年少轻狂。

  静静的贴在一起,五秒后韩文清放开。
  “强抢民男,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叶修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我没话接的时候,一个亲就应该解决了。再说不下去,两个亲。”韩文清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对方。
  “哦——看来老韩很中意小女子嘛。”叶修不禁笑出声。
  一抹红色悄然爬上韩文清的耳根,他尴尬的别过脸握拳清咳一声。
  叶修哈哈大笑。

  “叶孟婆也中意你噢。”

————————————————————————
成为勤劳的选手。虽然没有质量。
二十分钟三张试卷后产物。努力不瞎写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