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末。

叫李未。
海盐味汽水。
嘴巴会吐泡泡,满口胡话。🎶
叶吹。是职业的。

【韩叶】摇下车窗。

短短短短篇。是没营养的甜分。
李末写的。快热。
——————————————————




韩文清有辆车。
非常高大,远观就很显眼。漆黑的车身无一不彰显着它主人的威严。韩文清每每倾身入坐驾驶位,便能够嗅到车里四处横冲直撞的皮椅套的味道。他其实并不很喜欢着难闻的味,试过很多种喷剂,有时候不小心喷多了,车内便漂满了呛鼻的香,但没过多久,又会被技高一筹的皮椅味占据了主动。时间久了,这就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在韩文清的生命中,使他放弃了的事情。




叶修是坐公交车的。
他不担心会有很多人和他在车身内玩碰碰车般的相挤。每次当公交车嘎吉一声停靠在车站,随着前门的缓缓打开,他会在人群中多挪动自己的脚溜到前面,抢先上车。公交卡很早就攥在手里了,顺着拉着杆借力登上车的同时,伸出手擦掠过感应器,伴随着读款的滴——声,叶修就迈开了大步跑到早已经看准的,靠近后门的空座位,一屁股就占下了位置。他有节俭生活的独特技巧。



两人是隔着车窗相遇的。
那天有些突兀。韩文清在红灯口缓缓刹下了车。这个路口的红灯是很长的。韩文清长舒一口气,松了腰,手撑着方向盘靠在椅背上。左侧驶上一辆绿色的公交车,停了下来。韩文清迎着刹车的咔叽声,扭头不经意一瞥。
隔着两层车窗,公交车里靠窗坐的那个少年,低头把玩着手机。他微微低下头,很是认真的看着明亮的屏幕。睫毛弯弯,乖顺的配合着低垂的眉眼而挂下。皮肤很白,可以轻易地区分出他脸上的脏东西只是车窗上的污点。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划着屏幕,忽地一顿,似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少年勾勾嘴角,竟然兀自笑出了声。他懒懒的提起唇,露出了整齐的牙齿。韩文清发现他有笑眼——那种笑起来眼睛会弯的好看特征。明亮的眸子像月亮样有弧度的上弯。韩文清呼吸一滞。只是随意的一瞥他便离不开这个少年。知道这副好看的面庞随着绿灯的亮起渐渐驶出自己的视线,后面的车开始摁鸣,他才回神来缓踩下油门。

韩文清?他在心底里问自己。你看到了什么?



第二天他鬼使神差的又带上了车钥匙。他今天没有公事,但他和昨天走了一样的路,在一样的时间。他有些紧张的把转着方向盘。韩文清很多年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了。
又是那个红灯口。韩文清索性将车停靠在路边,眼睛一刻不离车窗。
来了。
和昨天一路的公交车开进了自己的视野,韩文清看见那个少年和昨天一样,安安分分的坐在车后座。他猛地一踩油门,开进路道,紧跟上了公交车。他保持着可以看到少年的位置,跟在公交车的斜后方。像是穿透了车窗,少年似乎注意到了紧盯的目光,偏头四处看了看。他半转了身,看见车窗外的一辆黑色私家车里注视着自己的男人,讶异的张了张嘴。随即又友好的抿起了嘴,冲韩文清挥了挥手。
韩文清一愣,左手狂摁窗键,玻璃窗龟速降下,他正准备大声说些什么,话走到嘴边却又打了个弯儿回来了。公交车的玻璃降不下来,对方听不见的。


今天是第三天。
韩文清照旧开出了车。他像是和少年有约一样,又在隔着两层窗户的地方视线交融。
少年拿出手机,点开了二维码朝着窗外。另一只手伸了食指俏皮的点点码,少年对着韩文清吐了吐舌头。
韩文清立刻会意,打开微信就扫了码。他惊喜又有些欢心。这样的玻璃关系可以不用再保持下去了——虽然仅仅认识了三天,不。不算认识。

跳出来的账户头像是白底黑字,一个手写的“笑”在方框中间叉着腰威风凛凛。虽然并不怎么好看。ID是君莫笑。
韩文清觉得很有意思。他叫大漠孤烟,居然也是从古诗句里摘抄出来的字吗。
好友申请。一键。

“你好。”
“诶,好呀。”
“认识一下?”
“不自报家门吗,哈哈。”
“韩文清。”
“我是...叶修——!”
“好记。”
“这不是在夸我吧...?”




叶修坐进了韩文清车的副驾驶。他啧啧感慨着老韩的车真是气派十足,一边东摸摸西摸摸的搜着车。
“干什么?”
“看看老韩的车里有没有不可告人的东西。”叶修一脸正直的拍拍刚刚坐进车的韩文清。
“没有。”韩文清看着叶修继续四处打量。

“叶修。自从你来,我车里的味道变了。”
“?”叶修疑惑的偏过头看左侧的韩文清。
“让人舒服。”韩文清驾驶在高架桥,他降下了一点车窗,风算准了缝隙不遗余力的灌进来。
“哼,我可是能给人带来美好体验的天使。”叶修嘻嘻哈哈的调侃着。
“考虑一下当我一辈子的天使吧。”韩文清摸出手机,点开的不是二维码。而是一张图片。
  上面是一枚漂亮的戒指。

  你说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叶修懒洋洋的靠在韩文清的肩上。韩文清抬起手搭在叶修的脸上,轻拍着。
  看对眼了就带回家。

评论(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