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末。

叫李未。
海盐味汽水。
嘴巴会吐泡泡,满口胡话。🎶
叶吹。是职业的。

【喻叶】纯粹码梗。

下周出成绩。准备收尸。
入棺材前先把脑洞码了。说不定有下篇。
凭什么我闪退了一万次。占TAG欠。

————————————————————


当喻文州知道了自己被分配到前线时,他还是微微有些惊讶。作为一个新兵,他并不十分熟悉规矩,办事效率也不高,但是高层决定让他调往前线作支援工作,大概是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简要的收拾了东西,拎着包。喻文州跨坐进车的后座。前边儿的司机半扭了头一看,抬起手冲他摆摆,又弯过手腕指指身边的副驾驶。“后座放东西。坐前边儿方便。”喻文州只是思衬着手上的两个大包并不占空间,直到他扭头看见堆积在车门边的大大小小箱子,于是无奈的悉数塞入后座,自个儿依司机所言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入座。


  “把我的行李放进去了哈?”司机抬抬头,在镜子里看到了后座勉强挤进的物品中自己的一份,满意的笑了笑。“谢了哈。”
  “哈哈…你的东西还真是多。”喻文州干笑了两声。
  “这不没收你车费嘛。”司机从口袋里掏出包烟叼起一根,一手向车边儿的逢里探了探,摸出个小巧的打火机,娴熟的点上了口中的软中华。“年轻力壮的搬东西做点苦力活弥补弥补,不然我怕你良心过不去——免费坐我车。”他因嘴里有东西,讲话便含糊了些。眼神在喻文州身上的军服一顿,便无事样的瞟过去了。



  喻文州心里暗自腹诽了这人好生嘴贫。面上笑出了声。他附和着点了点头,清了嗓:“师傅辛苦。怎么称呼?”
  “叶。”他拉下手刹,脚步微踩发动了车。
  “叶师傅带这么多东西,是搬家去前线啊?”喻文州笑着调侃了句。
  “对啊。”但是司机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前线风景好。”
  喻文州噎了一下。“那儿挺危险。…”
  司机转头打量了几眼喻文州。“你这文文弱弱的,去前线就不危险了?”
  “不是打仗。去支援工作。”喻文州倒是老实的应了。
  “这么巧啊。”司机悠然操控着方向盘,往后重重一靠在椅背上。“我是去打仗的。你可要好好支援我们。”


  ???“师傅你叫什么?”
  “我是4团团长,姓叶,单名一个修。哎,倒霉的被调去当成饮血之人打打杀杀了。”叶修感慨的摇了摇头。“我这么纯良的青年。慈悲为怀。但是经常有人逼我杀生。哎。”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