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末。

叫李未。
海盐味汽水。
嘴巴会吐泡泡,满口胡话。🎶
叶吹。是职业的。

【喻叶】军人短事。

是真的乱写。
脑洞一时爽。扩展火葬场。
没有前因后果。老了就想吃点甜的。李末写的。

————————————————————————


  喻文州爱叶修。
  叶修也爱喻文州。
  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没有关系。



  叶修作为喻文州的长官,从来没有丝毫遮掩的象征。但喻文州有些心悸,他往远了想,总是担心有各种各样的因素来扰了自己和叶队的清净。在军中算是小心翼翼的。叶修知道喻文州谨慎,他时常劝着说:“文州。没事的。”

  “这不是传说中的办公室恋情吗。”喻文州皱了眉,但还是勾起唇角轻笑一声。“我还把我的上级拐走了。”

  叶修也不说话。他就把手臂撑在桌沿,支着头沉默的看着喻文州。

  “不过我挺幸福的。叶队要是不自愿,还有谁能把你拐走呢。”

  啊。是啊。叶修笑着应和了几声。





  喻文州每天都想着。这场仗打完了,他就带着叶修回家。他想办一个婚礼。目前的储蓄足够让他送给叶修一个完美的中式婚礼。他决定买两套黑色西装,都是做工十分精妙的类型。喻文州认为叶修不能穿白纱婚裙,在他的眼里,叶修是一个军人。他有坚韧,智慧和能力。他可以手刃敌军四人,射击百发百中。这样的人就算是他的内室,也不该套上那女人味的白色纱裙。喻文州很想看看叶修套上黑色西装的帅气的模样——他认定了自己会更加爱他。

  叶修是不信一见钟情的。他和喻文州相处了三个月后在的一起。在他眼里这个少年温文尔雅,但是面对自己的时候,他能感受到那融入骨子里的爱意。叶修不算很好看,但是喻文州的眼中满是叶修的魅力,近乎要溢出来似的。相爱了之后滤镜戴到了800米。喻文州动作不大,但是每每当叶修感受到他的目光时,底子里的炽热要将他浑浑包裹了。





  “叶修。我爱你。”喻文州停下手中装填弹药的活,转过头盯着叶修的侧脸。汗珠从发丝下面滚落,流经他脸颊,抵达了下巴悬悬欲坠。喻文州突然很想成为那颗汗。

  “嗯。”叶修淡淡的应了,利落的换了把枪开始修理。

  喻文州紧盯着叶修,似乎是在等什么。

  叶修回过神。顿了顿。“我也爱你。”








  根据上面传来的的消息。这是最后一战了。打赢了就弃甲归田。一个军人的职务光荣落下帷幕。
  叶修是前锋部队的头。喻文州曾因为这件事骂过他数十遍:我不是担心你的实力,但是真的很危险!叶修仍然没有从前锋部队中撤出。




  叶修掏出手枪。眯着眼扣下扳机。一贴近便抽出短刀。喻文州精准的看了每个敌人的位置,策马赶到叶修身边。子弹呼啸的声音明显不过,厮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喻文州还是露出了微笑,轻轻地说:“叶修。打完仗我就去娶你。”

  “年轻人。Flag 别乱立啊。”叶修只是笑着调侃了。和喻文州背靠背,像很多武侠小说里的那样,英姿飒爽。“这个姿势触发了有隐藏属性吗。”
  “雄雄双股剑?”喻文州一笑,手上连着啪啪两枪射出。








  他们都是刀尖上饮血的人。背上挑着军人的担子。




  疆场。对于他们,像是森林里的河泉。汩汩涌出,生生轮回。喻文州在想,如果可以,等战场上空无一人,没有硝烟,飞舞的尘沙,他就拉着叶修的手一直跑。跑多久?他认真的想了想。如果叶修跑不动了,他就背着叶修跑。离这个世界很近很近,躺在地上,背后被小石子硌着。军人从疆场上退出之后干什么呢?迎娶心爱的人,然后和他在生命里一直跑下去。


————————————————————
顺手祝亲爱的夏目大人生日快乐。❤️💜💙💚💛。
咕咕咕。再熬三天就解放。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