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末。

叫李未。
海盐味汽水。
嘴巴会吐泡泡,满口胡话。🎶
叶吹。是职业的。

【韩叶】老朋友。

李未的瞎BB。好久没写假装是长篇产物。
老样子快热。没那么多前戏。

————————————————————



韩文清和叶修是老朋友了。
老实说,韩文清第一眼看见叶修的时候便觉得这人和他有缘。不过相处到后面他自叹是孽缘。毕竟谁都想不到表面上懒懒散散的人在游戏里下手竟如此狠毒。
相反的,叶修觉得韩文清虽然看起来很凶但也老老实实。尽管形容词有些怪异,但是每当韩文清黑着脸时,叶修怎么说都能蒙混过关。他并不想用温柔这个词来形容韩文清,于是叶修觉得韩文清是个非常和蔼的人。











“喂,老韩。”
韩文清把手机贴在耳边,起身离开训练室,走到过道上靠着墙。他睨了眼窗外暗沉的天色。
“这么晚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叶修嘿嘿一笑。“今天不咱俩认识十年纪念日吗。寻思着给你打个电话慰问。”
“今天?你记得这么清楚?”韩文清发笑。
“...大概,又不是年轻人了斤斤计较什么。”叶修轻哼噤声了。
“我请你吃夜宵。”
“你怎么知道我来你们这边了?”
“老朋友的直觉。”
叶修哈哈大笑。撇过头看眼身后的霸图俱乐部。
“那好啊,我在你们俱乐部楼下呢。”








韩文清看见叶修靠在道路的墙边,手指夹着烟吞云吐雾。他走上去拍拍人的肩膀。叶修回过头看见韩文清咧嘴一笑。“老韩,好久不见啊。”
“想吃什么?”韩文清倒是没忘记请他吃夜宵的事。
“你东道主你安排啊。我口味你也知道嘛。”



韩文清领着叶修走了一路,逛过离俱乐部近的几家老店,最后选定了在老面馆随意吃点。



叶修拿起筷子拌着面,砸了砸嘴:“我没带钱啊。”
韩文清头也不抬:“成。”






放下筷子。韩文清将空空的碗推开,正色注视着慢慢吞吞嗦面的叶修。他寻思几番,开了口。
“叶修。我妈最近开始逼婚了。”
叶修一听,乐了。
“嘿。老韩你也有这种时候。”他又在脑海里补了补电视剧上逼婚的场面,笑出声,“惨!”
韩文清看着叶修神色,深深叹口气。他忽地伸出臂,紧握了叶修放在桌面上仰着的手。
一怔。
“要是我们明年还能这样聊天,你就和我回家吧。”韩文清凝视着他。
叶修歪着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和朋友在一起很难。一不小心就会丢了你。”
“那你还这么做。”
“太喜欢你了。”韩文清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后话,只好紧了紧握着的手。
叶修愣了。他愣了半天。他当然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算是什么,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感动的想哭。
叶修闭上眼睛,复又抬眸和韩文清目光交融。“好。那一年后我等你接我。”
韩文清微微笑了下。



“那走吧。很晚了。”

评论(1)

热度(53)